丫丫

【黑泥】官方又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
透明的小羽毛:

最近在某pv的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,心头瞬间涌上无数黑泥。
这句话对同人作者,尤其是没什么人气的同人作者,打击无疑是核弹级的。




同人是个灰色地带,大家都懂得。




对啊,官方没逼你,读者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为了一点儿热度?
为了寥寥几句评论?
为了可能还要倒贴钱的本子?




不,不只是为了那些。
你是为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爱,为了把自己的心刨开给别人看,才产粮的。
你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你心中的他有多么美好,你想要为他构建出更多、更新奇、更丰富多彩的世界。
你希望通过你的一点微薄的努力,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、了解他、喜爱他,然后把这份情感传递给下一个人。
你最怕看到有一天,人们将他遗忘,所以拼命产粮,昭示他的存在。


 


有姑娘对我说过,自己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没什么人喜欢,故而没有动力。
无论是谁都能明白。
你的产出,有人认同,肯定会欣喜若狂,下笔如飞;反之,若无人问津,当然会失落不已,缺乏干劲。
你的产出,一定程度上也在消磨或者加固自己的热情,因为你是带着全身心的感情彻底投入其中去描绘的。
你何尝想过会有什么回报?
记得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好文,只有5个热度,我想着一定要做点什么让作者知道她很棒,于是在文后留言表达了自己的喜爱,那位姑娘看到后激动的回复我说谢谢长评,我当时简直羞愧到无以复加,那根本就称不上什么长评,不到百字还大部分言之无物。
然后,我又对那么简单就觉得知足的作者感到心酸。




官方又没逼你,你干嘛要产粮?
你产的粮又没人吃,你干嘛要产粮?
怎么扛着这样的疑问走下去。


 


走不下去的时候,就停下来想想最初的缘由吧。
你为什么产粮。




我的朋友曾对我说过:我写着歌,哪怕皓雪覆长河。
请你相信,就算你笔下的是一条冰封的河,无人在它旁边驻足,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。
因为你的爱意,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。




愿与君共勉。


 



Jessie一颗豆子:

#24节气# #食趣# #节气美食# 食趣系列终于完整走过一年,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~ 这里把合集放上,另外有这24张没有加边框的原图,颜色和笔触会看得更清晰哦! 接下来豆子会继续尝试,从题材和主题上寻求更多的突破~

美术教室:

《男士西服小百科》

原图>>http://www.damnlol.com/how-to-dress-like-a-sir-28170.html

翻译>>@平之

微博>>weibo.com/sin0408

Jessie一颗豆子:

每次选照片都纠结,因为强迫症必须九宫格... 其实就是一波糖水片~2017.12.08上海音乐厅

大脸酱:

然然:我超凶的~
老凌:嗯?


图转自微博

凌李——那个猫是怎么来的李熏然哥哥心里很有数

皮带扣扣哪儿个孔→如此精辟的形容,简直不能更欢乐~ 
不过阿诚哥为了弟弟那么付出,楼总知道么?楼总吃醋么? 
另外阿诚哥不是最爱小黄鱼么?为啥是吃虾呢? 
不过最重要的,小卷毛幸福了比啥都重要! 凌院长捡了个大馅饼是多少世修来的福分呀?【而且大灯泡自己还跑了,多贴心呀~

最后,谢谢太太!!!比我自己突发的简单的梗好了壹仟壹佰壹拾倍!!!Thanks♪(・ω・)ノ


SENTIMENTAL:

一个大甜饼甜饼
标题是什么?我也不知道呀
第一个点梗    @丫丫 很喜欢的脑洞,感谢(❁´ω`❁)

AU,有巫师出没注意

1.李熏然家里就他一个不是巫师。
这件事从小到大他阿诚哥一直瞒着他,还好这个弟弟比其他几个心都要大,小时候就算看见他瞬间移动到各个房间也觉得没什么奇怪,长大以后家里人都收敛起来,吃大闸蟹再也不能用魔法,跟着李熏然一起左右手开工。

但塑料兄弟情向来不会改变,嘴里喊着不欺负麻瓜弟弟不欺负麻瓜弟弟的口号,可每次半夜穿着隐形衣去李熏然房间兜小熊饼干的人是谁。
赵启平心里应该有点儿数。

2.总之哪怕这个弟弟时常发现自己周围会出现点儿不能解释的情况外,日子还是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。
他哥哥最近挺操心,巫师在遇见真爱的时候都有与生俱来的six sense,就像警铃一样道理,可李熏然不是,活了这么久连个正经恋爱都没谈过,暗恋暗恋暗恋暗恋,哥哥们无语问苍天。

李熏然抱着买回来的家庭装黄瓜薯片含糊不清的问。

‘吃么?’

3.明诚知道李熏然的命中注定是谁。

第一医院凌远,凌院长,凌美人儿。

他洒了一小把飞路粉趁着午休来回一趟,实地考察。

李熏然的哥哥们大半夜召开紧急会议。

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很不错。
外面都传他很会做饭。
加分。

‘长的好看’
‘声音好听。’
‘很喜欢猫!!’
‘………………’
‘那天看见院长在花园逗猫啊……’

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发来的他弟弟命中注定者凌远的照片。
‘你们家……谈恋爱对象应该很好找啊。’
‘为啥’
谭总指指自己,‘明楼,我,还有凌远,三个人外貌最大的区别不就是皮带扣扣哪儿个孔么?’

4.李熏然最近老是在家楼下看见一只白色的小猫咪,冲着他喵喵叫,眼神可怜巴巴的,他看不得小家伙挨饿,干脆每天顺路去买点儿猫粮和牛奶分成份儿带下去喂,最近还琢磨着要不要给它搭窝。

周末回家,阿诚哥不在,说是出差,‘出差?’
‘对啊,临时的。’

‘这样啊……’
‘咋啦有事儿?’

李熏然抢过遥控板换台,赵启平翻了个白眼,难得的让了弟弟一把,‘你身边有没有……想养猫的朋友啊?我最近小区楼下有只特别可爱的小白猫,现在天气冷了让它呆在风里晃荡也舍不得,就想问问咋办’

‘你想找人收下?’
‘虽然很唐突,但是那个猫品种感觉不是流浪猫,哪儿有流浪猫那么漂亮的?’

赵启平转转眼珠。

‘那猫……不会是蓝眼睛?就见到你喵喵叫?’

‘!你能掐会算啊?!!!’

得嘞,赵启平心想,这不是阿诚哥化身才见怪了。
他又转转眼睛。
‘咳咳,还真有’

‘我们院长说不定会有兴趣。’

5. 凌远听赵启平说完都有点儿傻眼,哭笑不得,
‘我没有养宠物的打算啊’
‘哎,’赵启平把手机里拍的李熏然举高小猫的高清大图找出来,这张拍的时候天气特别好,原本李熏然卷毛就给人一种柔和的样子,这样看起来愈发温暖,身上的格子衬衫让他看起来就像大学生。

自己弟弟长相还是很争气的,赵医生想。

凌远看看,一看愣是没迈开腿往前走。

‘咳咳,这是你弟弟?’

赵启平笑着点点头,‘可不是么,单身贵族。’

6.李熏然听说凌院长想要合养这只小奶猫很高兴,抱着小家伙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晃,弄得明诚现人形之后好几天犯晕。
见面那天李副队长看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脸发烫,只好摆弄猫来转移视线,小奶猫懒散的窝在那儿。

‘这样吧,你把它带到我家里来好了,我那儿有阳台,
可以养,一周你来几次看看。’

李熏然点点头,腼腆的笑笑。
赵启平看看他们两个。

抢薯片,医院开大会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

怎么他们一家都躲不开戏精。

7.李熏然最初还只是一周去个两次,后面次数越来越多,越来越频繁,两个人打着吸猫的幌子谈情说爱都被明诚看在猫眼里,他算是体谅了一次明台,可当年自己谈恋爱也没感觉这么如胶似漆,隔了老远也春风拂面。

他就希望他们早点儿捅破窗户纸,自己好重新做人。

8.这一天来的挺迅速。

9.凌院长说既然李熏然这么喜欢来看猫,干脆搬过来好了。
小李警官眼神闪烁,支支吾吾半天。

‘你不想过来?’
‘想……’
凌院长呼吸平稳下来,吐口气。
‘其实我当时看你哥的照片,没注意看猫’

李熏然抬起头来。
‘我看上的是你。’

老远的小奶猫有些不爽。
虽然我早知道我是附赠但还是好气啊???

凌远往前走了一步。
李熏然像是熟透的小番茄。

10.小番茄的嘴角被人啄了一下,那人觉得口感很不错,干脆压着往墙角逼,凌远没打算给李熏然任何多余的借口避开,卷毛被弄得凌乱,李警官伸手搂住他的腰。

‘我还没……还没去过你卧室…………’越往后声音越像蚊子叫,赵启平教的话真是!

凌院长笑开来。

‘那……今天就好好参观一下’

11.一觉醒来小白猫跑了。
李熏然难过了好一阵子,不过也巧,阿诚哥刚好那天回来,再也不乐意吃虾。

12.晚饭时候问起凌远,李熏然笑出褶子。

‘你喜欢么?’

‘嗯!!就像……命中注定一样!!’